学院新闻
  院长推荐
  媒体聚焦
  教师访谈
  教学计划与安排
  本科毕业论文工作方案
  节展活动招聘信息
  动漫节
  游戏节
  动画学院奖
  学生活动
   《乔治·史威兹贝尔戛纳,柏林获奖 ...
   《动画的艺术和技术》主题讲座
   《即兴戏剧皮克斯动画集体创作的秘 ...
   2013-2014三校联合培养实验班教学研...
   《皮克斯动画集体创作的秘密》—沈飞
   《职业动画人的养成》——苏侠
   动画学院召开党总支书记换届选举大会
   2014年北京电影学院“BFA漫画夏令营...
   第四届“Reallusion Award 2014iClo...
   《职业动画人的养成》——苏侠
   《游戏开发漫谈•产业概述》——王纯
   为教学改革夯实基础,动画学院召开 ...
   动画学院孙悦副教授在第三届GMGC全 ...
   北京电影学院手机游戏业界大师系列 ...
   动画学院学生作品被日本松下公司选 ...
首页 > 动画学院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孙立军院长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

发布时间: 2008-10-14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中国原创动漫必须冲出重围

http://szsb.sznews.com/res/1/1162/2008-10/07/C03/res01_attpic_brief.jpg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

http://szsb.sznews.com/res/1/1162/2008-10/07/C03/res04_attpic_brief.jpg

  动画电影《小兵张嘎》剧照

http://szsb.sznews.com/res/1/1162/2008-10/07/C03/res07_attpic_brief.jpg

  ▲动画电影《真功夫》剧照

http://szsb.sznews.com/res/1/1162/2008-10/07/C03/res10_attpic_brief.jpg

  动画电影《欢笑满屋》剧照

  本报记者 刘 琼

  “我希望带领我的团队打造一条属于中国的特色动漫之路,我希望能够找到动漫教育与动漫产业结合的最佳模式。”从历时六年的《小兵张嘎》到《欢笑满屋》再到10日将在国内各大影院上映的动画电影《真功夫》,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期望能带领学校的主创人员摸索出一条中国动漫的原创之路。昨日,本报记者专访了这位国内动画电影的探索者。他告诉记者,面对国内原创市场空间小、原创文化底蕴不足和动画人才缺失的现状,这条路走得并不轻松。

  1尴尬

  原创市场让位于

  国外动画

  

  文化广场:由您导演的动画电影《小兵张嘎》历时六年,倾注了国内近600人的心血,虽获得了2005年中国电影华表奖,但并没有在商业影院上映,原因是什么?对创作者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孙立军:主要原因还是投资方不想花更多的钱进行宣传发行,此外,当时好的档期都被国外影片占领了,如果一味地宣传、投资发行,风险会很大。这部电影从1999年开始策划,主要以动画学院的师生为创作核心,前后六年倾注了国内近600人的心血,发行失败使得年轻学生的创作热情受挫,对民间投资也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文化广场:这是否也反映出了中国动画市场的需求问题?

  孙立军:这就牵涉到一个中国动画市场是由谁培育出来的问题。市场经济条件下,美国大片、日本动漫在中国盛行,中国的孩子从小就是看着外国动画片长大的,这就导致了中国的动漫市场是由外来动画培育起来的。这就是我们所遇到的尴尬:一方面,我们不停地呼吁要给国产动画开辟空间,做大做强中国动画;另一方面,中国原创动画却在外来动画的包围下举步维艰。因为中国原创动漫没有自己的市场空间,没有空间,投资人不敢贸然投资,没有资金,就直接导致中国原创动画人才的流失。

  

  2担忧

  原创底蕴不足

  文化安全问题凸显

  

  文化广场:一项权威调查显示:在中国青少年最喜爱的动漫作品中,日本的动漫作品占了60%,欧美的动漫作品占了29%,“中国的原创动漫作品大概只占11%”。这样的数据说明了什么?

  孙立军:这需要引起我们警惕。在国际上,动漫产业已成为最挣钱的无烟工业,中国却成了动漫产品的最大输入国。我们已经有几代孩子是看着国外动画片、消费着国外的动漫产品长大的,本土动漫文化的缺位,使外来动漫文化长期形成垄断包围,这已经危及到中国的文化安全和青少年教育。日本和美国之所以热衷于开辟中国市场,是因为中国有3.67亿孩子,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还会消费他们其他的东西。所以,我们要从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高度来关注本土原创动漫的发展,也正是基于这种原因,各地掀起了发展中国本土原创动漫的热潮。

  文化广场:近年来,虽然国内动漫产品数量逐年增加,但真正有影响力的作品却并不多,其原因是什么?

  孙立军:文化市场是需要长时间培植的,这需要耐心更需要坚持。尽管出来了相关政策:下午5点到9点限播外国动画片,但是很多动画片还是通过网络、盗版影碟等非正规渠道在国内流行,这种流行已经超过20年了。在这样的一个文化垄断的环境下,国内的文化口味是非本土的,甚至于我们年轻的动画创作人员也是看着美国或日本的动画片长大的,这就导致了国内的动画片也是带着美式或日式标签的。对于受众来说,与其看模仿跟风之作还不如看国外的。但一部充满浓厚中华文化色彩的《功夫熊猫》让国内动漫人开始警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发展的只是“粗放式”的加工模式,并没有从真正意识上打造我们中国文化品牌。当国外的大片打着中国文化的旗号来占领国内市场时,我们才猛然认识到要想发展中国原创动漫,必须以中国文化为根基。

  

  3出路

  产学一体

  传承中国文化

  

  文化广场:要找到一条中国原创动漫的发展之路,您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孙立军:根据多年的教学和创作经验及对市场的调查,我认为中国动画急需优秀的原创人才,而这些人才首先必须具备的就是自信,必须对本民族的文化充满自信。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它的文化特质,文化的底蕴才是动画片的灵魂。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浪潮越发汹涌之际,动画创作首先要尊重中国独有的文化精神,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与利用、传承与变迁、创新与调适要成为艺术创作中的关键因素。因此,培养优秀的原创人才就必须强调文化的重要性,让他们在学习中继承中国的传统,自信地将本民族的精髓通过动画艺术的演绎而推向世界。

  文化广场:从制作《小兵张嘎》开始,您一直希望搭建一个动画学习和动画产业之间的平台,试图走出一条中国动漫的原创之路,目前有何突破?

  孙立军:我一直都在做有效的尝试,希望能够找到中国动画电影的正确之路。《小兵张嘎》这部动画电影从前期的编剧、中期的制作到后期的完成,都由我带着研究生做的。这是老师带领学生参与商业片创作的例子:学校老师运用带学生3至四年的周期,利用学校现有的教学设备,花最低的成本,来营造一个理想主义的教学和创作环境。我们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运作了一部耗资1200万的电影,《小兵张嘎》不但检验了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也让我们获得了很大的自信心。在此基础上,我们于2007年完成了《欢笑满屋》,在今年年底还将完成《快乐奔跑》、《草原小英雄》等动画电影。这种将在校动画人才与商业动画制作结合起来的模式搭建了动漫产业与动漫教育相结合的平台,给年轻学子展示专业知识、创造优秀影片的机会,通过产学联动,培养真正能挑起中国动画大梁的人才。目前中国在校学习动画学生人数居世界第一位,这些将是中国原创动画的生力军。在国家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大环境下,如果全国所有的学校都采用这种培养模式,进行中国动画原创之路的探索,相信中国特色的动漫发展之路将会走得更加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