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院长推荐
  媒体聚焦
  教师访谈
  教学计划与安排
  本科毕业论文工作方案
  节展活动招聘信息
  动漫节
  游戏节
  动画学院奖
  学生活动
   《乔治·史威兹贝尔戛纳,柏林获奖 ...
   《动画的艺术和技术》主题讲座
   《即兴戏剧皮克斯动画集体创作的秘 ...
   2013-2014三校联合培养实验班教学研...
   《皮克斯动画集体创作的秘密》—沈飞
   《职业动画人的养成》——苏侠
   动画学院召开党总支书记换届选举大会
   2014年北京电影学院“BFA漫画夏令营...
   第四届“Reallusion Award 2014iClo...
   《职业动画人的养成》——苏侠
   《游戏开发漫谈•产业概述》——王纯
   为教学改革夯实基础,动画学院召开 ...
   动画学院孙悦副教授在第三届GMGC全 ...
   北京电影学院手机游戏业界大师系列 ...
   动画学院学生作品被日本松下公司选 ...
首页 > 动画学院 > 新闻中心 > 院长推荐

部属高校近半数“高耗低产”

发布时间: 2010-05-06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高等教育研究中心9日发布了《中国高等学校绩效评价报告》。报告对教育部直属的72所高校中的69所进行的绩效评估显示:近半数高校在200620083年间呈现出“高投入低产出”的特点,仅有29所高校呈现出“产出大于投入”的较高效益。(部分排名见表)

http://qyw12421.chinaw3.com/Upload/201017172226799.jpg 

http://qyw12421.chinaw3.com/Upload/201017172248587.jpg

 

  10日,该《报告》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袁振国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解读这份报告出炉的背景,以及排行榜背后的信息。

  为什么要“绩效评价”

  希望大家更关注办学的相对“效益”和“效率”

  绩效评价研究表明:绝对评价得分高的学校,绩效评价不一定高,绝对评价得分低的学校,绩效评价不一定低。

  “有很多意想不到!”袁振国告诉记者,有些在绝对评价排行榜中靠前的学校此次绩效并不太理想,有些却是冒出的“黑马”,“当然,我们并不是想对高校进行排行,而是用绩效的理念进行一种评估的尝试”。

  几年前,一些教育界人士认为,国家每年给“985”、“211”类高校投了从上千万元到上亿元不等的经费,“增加教育经费是必要的,但关注投入效益也很重要,要把钱花到刀刃上”。中央教科所就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并搜集资料。从今年初开始,中央教科所高教研究中心进行数据整理和绩效评估。

  “引入绩效评价,关键是转变一种评价观念,关注高校发展效益。”袁振国说,以前一些机构给出的排行是绝对量,是有缺陷的,它不关注高校发展的条件和发展效益。高校绩效评价则是依据产出与投入之比对高校进行的相对评价,既依据高校办学的绝对“成绩”和“效果”,更关注办学的相对“效益”或“效率”。

  绩效评价对丰富高校评价内容和方式、合理配置高校资源有重大意义。政府有限的但仍然在逐年增加的财政拨款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如何为政府实施绩效拨款提供依据?高校绩效评价能够为政府解决这些问题提供有益的信息和数据支撑。另一方面,绩效评价可以反映高校的资源利用情况,为高校调整与配置办学资源提供参考。

  据了解,教育部在以后的高校评估工作中将引入绩效评价的方法。

  对高校进行绩效评估,其实在欧美国家早就推行。比如英国专门成立拨款委员会,根据高校的绩效评估进行拨款投入,每5年调整一次。袁振国认为,在国外好的大学如哈佛等投入上百亿美元,而我们大学的投入只占到他们的零头。

  排行榜是怎么算出来的

  筛选出14项投入指标和16项产出指标

  数据统计显示:有近半数高校过去3年“投入多,产出少”;另有29所高校“产出高于投入”;还有7所高校投入和产出的排名一致,“投入产出相当”。整体绩效得分前3名的高校分别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东北大学。

  袁振国介绍,高校绩效评价是根据国际流行的“投入产出理论”,从高校资源利用效益方面评价高校的绩效。

  他说,“我们通过反复论证,采用国际通行的惯例,组织专家讨论筛选出了14项投入指标和16项产出指标,充分反映高校办学在人力、财力、物力三方面的投入以及高校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与社会服务三方面的职能。”

  他介绍,投入的评价指标涉及博士学历教师比例、科研经费、教育经费、固定资产等14项,产出的指标涉及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数、出版专著数、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数、国家最高科学技术特等奖数、发明专利授权数等16项。

  为什么以清华作为标准

  清华大学的投入和产出绝对值都排第一

  报告显示:清华大学在绩效排名中居首。其“3年整体投入综合得分”与“3年整体产出综合得分”,均为“1”,成为“标准”;其他学校的分值则全部低于1

  袁振国解释:在采样过程中,清华大学的投入和产出的绝对值都排第一。按照国际通行的惯例,以此为标准,计算各学校的综合得分。运用“产出/投入”数学模型计算绩效。分别算出高校n年产出以及投入综合指标得分的算术平均值,代入“产出/投入”模型所得比值即为高校n年的绩效得分。比如,浙江大学2006年至2008年整体投入综合得分为0.84424,产出综合得分为0.58412,代入比值后为0.69189,绩效排序为9

  那么,这些指标又是按什么原则来确定的呢?

  袁振国说,主要有三方面考虑:第一,指标具有反映价值的敏感性;第二,国际的可比性,这些数据在国际上有比较;第三,数据的可获得性。

  财经类大学为何整体绩效差

  与这类学校获国家科技奖、技术转让等机会较少有关

  绩效评价研究表明:农业类大学整体排行靠前,财经类学校排名居后。从地区看,东部高校绩效最高,西部次之,中部最低。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值得研究。”袁振国说。

  他解释,在研究分析高校时,主要看投入和产出的比例构成。农业类和财经类院校,国家投入不高,但在产出类的指标上却有差异。农林类大学在科技成果、发明专利等产出指标上占有优势,而财经类学校普遍垫后,与他们获得国家科技奖、技术转让等机会较少有很大关系。

  “绩效评估的方法是比较科学的,能够准确地反映趋势。”袁振国说。比如某个学校的总体效益,每个类型、学科、区域院校的趋势和共性特征,等等。农林类大学、财经类大学的国家投入较少,理工科综合类大学国家投入多。

  “作为高等教育评价方式的一种,高校绩效评价并非是替代现有的绝对评价,而是对它的补充和丰富”。袁振国也承认,这仅是尝试,仍需要作进一步改进。

  比如,如何根据学校分类来进行标准调整,使文理农学科的绩效评价更加科学。 

  另外,数据也是变量。“我们掌握的3年数据,来源为2006年、2007年、2008年的《教育部直属高校基本情况统计资料汇编》。但这3年,也是很多学校效益最好的3年。如果放在10年里,可能排名就会发生变化,有一个潜伏期、爆发期、高投入周期。”

  袁振国还认为,在产出指标方面,今后可以考虑把学生毕业10年的平均收入列入衡量大学绩效的一项重要指标。“但这些数据只能从现在开始积累,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完善。”

 

    摘自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