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院长推荐
  媒体聚焦
  教师访谈
  教学计划与安排
  本科毕业论文工作方案
  节展活动招聘信息
  动漫节
  游戏节
  动画学院奖
  学生活动
   2016-2017学期动画学院进修班及教师...
   2016动画学院暑期国际动画坊招生
   动画学院召开“两学一做”专题支部会
   北京电影学院2016级文化创意产业动 ...
   “中国民族文化影像传承研究中心” ...
   第十五届北京电影学院漫画节“自做 ...
   北京电影学院动漫游投资人班暨“梦 ...
   第四届全国青少年儿童“小金鱼”漫 ...
   讲座| 《黑猫侦探》(BLACKSAD)漫 ...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第十届学生会 ...
   新西兰电影协会外交部部长一行莅临 ...
   “小金鱼”从人民大会堂启程——第 ...
   讲座| 德国漫画家延斯·哈德(Jens ...
   讲座| 东方梦工厂2016春季校招会
   动画学院与党刊《求是》深度合作
首页 > 动画学院 > 新闻中心 > 教师访谈

【2010年教师访谈】-韩笑

发布时间: 2010-10-26

 
Q:韩笑老师您好,首先恭喜您获得了研究生导师的资格。请您谈谈作为一个新的硕导的感想?以及对想要报考您研究生的人的一些要求?
 
A:我作为新的硕导呢,首先很高兴,但同时觉的身上的责任和压力更大了。因为作为硕士生的学习涉及到你怎么理解动画,创作动画的要求比本科更深、更专业,更需要能感受到动画这门艺术作为人类的启蒙艺术,它的核心和价值在哪里。所以对于研究生的教育,我们应该更深的探讨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所有的艺术创作都要从的核心价值开始学习我们的创作,我们的创作都是为人服务的,为观众服务的。所以如何去了解一个人,如何通过动画这门表现形式去反映人、人性和我们人类的价值观,这是作为一个更高层次教育的核心内容。要求:当然必须具备动画合格的专业素质、专业知识,最重要的是有一颗热爱动画的心。因为只有热爱这个行业、热爱观众才能真正真心做好动画,所以我不希望报考我的专业的学生仅仅为拿一个学历。那样的话就辜负了时间和付出的经历,仅仅学历的话考什么都可以。所以,专业的精神、敬业的精神和热爱动画的心是我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Q:在未来的教学科研中您的主攻方向是什么?
 
A:首先是把我以前的关于动画场景设计和造型语言课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我们要将场景和造型的学习摆在一个重要的、全新的理解的基础上,这是因为动画这门艺术首先是一门视觉的艺术。我们对于视觉的传达往往在我们的教学中是容易被人们忽视的。我们往往谈到一部好的动画片或电影首先会谈到剧本、人物,但是大家会忽视动画首先是好看的艺术这件事。你再有好看的剧情、剧本,没有美感、生动的画面,观众是不会选择去看你的影片,看你的故事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所以要塑造一个美的动画片,场景和造型是核心手段,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画一张风景画、一个人物造型那么简单,里面要蕴涵很多美学、心理学等问题,以及易被我们忽视的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应该展现在我们的画面当中。这些东西可能跟剧情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恰恰是这些生动的小细节是最能打动人的。为什么好莱坞电影能打动人?正是因为细节的真实,细节的真实是所有创作虚拟艺术最核心的要求。所以场景解决的是从美学上、心理学上解决了我们剧本、人物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所达到的能量和力量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无比强大的。所以,就这样一个学科我们有很多很多值得学习值得研究的内容,这是一个很广阔的天地。这是我对以前我的专业方向的研究。另外,我在未来的教学研究中,我会有新的科研项目的研究。这个新课题的名字叫:动画类型学研究。我们将借鉴类型电影的研究方式,对于动画进行一个系统的科学的分类,这在以往的科研教学当中是一个空白。这个研究的意义是比较深远的,我们走进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个审美的期待,也就是类型的期待。比如说动作片我们就期待绚丽的动作、紧张的节奏;爱情片期待浪漫的唯美的画面,喜剧片期待快乐的、幽默的桥段。对于看动画来说,我们也会抱有一种期待,所以动画片也有一些类型特征值得我们学习研究。我们现在在创作动画的过程中,是在没有准确定义类型的基础上进行创作的,这就会导致它的商业卖点是不明显、不足的。这就会导致观众的观影、期待大打折扣。动画片类型的划分和电影类型的划分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因为有些动画片是电影所不能完成的。所以这些都是我们要更深入研究的课题,这是一个长期的庞杂的工程,时间会很长,当然我会尽力以最快的完成最基础的研究,当然还需要很多人的帮助,还需要甚至几代人的研究。因为本身艺术类型化的进程是一个演化的进程,不是静止的,可能有很多类型会消失、有很多类型会确立,所以这个项目是一个不间断的研究,是随着时代的推进发展的。比如说我们现在在电影就会出现某些新的类型。像我们现在看到的立体电影,它实际上已经衍生成为一种新的类型模式,我现在把它定义为“游乐电影”。《阿凡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影片就好像我们进游乐园坐过山车一样,观众主要的关注点不再是剧情、人物,而是那些绚丽的场面、紧张的动作,那些俯冲、飞翔、穿越、冲撞,这些就像过山车、激流勇进,立体化,这些类型电影还有很多,动画片也有很多。所以观众在看的时候就会有种期待,这种期待就是“过山车”。过山车式的期待,一定要有俯冲、旋转、离心力、肾上腺素分泌这样的镜头、桥段,观众才会说过瘾。这些桥段也就是游乐元素。我们可以设想《阿凡达》那部片子如果把那些桥段都删除,剧情不变,观众可能就不会去看了,这就是一个新的类型的衍生。这个类型我暂时定义它为“游乐电影”,类似这种的新类型也会不断出现,所以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对于它的研究对于我们的创作是具有指导意义的,它会让我们创作者更明确我们在做些什么,我们要把创作的主要精力放在哪里,我们怎样让观众在观影过程中过瘾。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课题需要我们花大量的时间来研究。
 
Q:如果要划分这个类型动画的话,那么标准非常重要。那么您将会以怎样的标准来划分?
 
A:划分类型本身确实需要对类型进行全面的研究,因为我们以往谈到的类型时总是会对它有所混淆。我们现在把类型进行分类,把故事题材进行分类,故事内容、主题精神等进行分类,这样我们就会出现非常清晰有条理的模式。也就是故事元素、故事内容、故事题材在以往的分类当中是混淆的。比如喜剧片、动作片,这些片子都属于类型元素,我们以前说的战争片、史诗片、传记片,这些都属于题材,这些东西我们就应该以不同的体系进行分类,谈元素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把元素摘出来,谈题材的时候就应该把不同的题材拿出来分类。这样我们就能进行科学系统清晰的分类。
 
Q:那么,您有没有设想过研究这个课题需要怎样的方法?
 
A:首先要借鉴类型电影这门学科,因为它目前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学科,国内外很多电影专家来研究,也有很多著作。动画显然是电影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不可能离开类型电影来研究,而且现在很多动画越来越趋向于故事片电影,它的结构、表现都跟传统动画有所区别。所以这两个学科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因此我们研究类型动画要建立在研究类型电影的基础上。其次,就是比较,动画与电影比较,动画与动画比较,在其中寻找异同。我们要与时俱进、有所创新,我们要清楚地看到动画在类型创作中会有一些与电影不一样的或无法表现的东西。比如说在动画的动作上面、在动画的逻辑上面,有些东西是电影无法表现的。比如动作上,动画的动作是画出来的,是不受地心引力、不受逻辑限制的,电影再有怎样的特技,人的运动需要支点,但动画是不需要支点,动画人物的运动是可以天马行空的,是电影所不能企及的,动画自身的一个特点。所以,从这点我们就可以想象电影能做到的东西动画能做,但动画能做到的电影就未必能做到了。从这个层面来说,动画类型的研究涵盖所有类型电影的研究,但它还要包括动画自身特点的类型研究。所以,动画类型的研究显然是覆盖在类型电影基础上的。所以我的结论是动画大于电影的,动画也是在电影诞生之前就产生的,所以电影能做的动画能做,电影不能做的动画也能做。
 
Q:您的场景设计课很多同学都非常喜欢,尤其是列举了很多电影,丰富了课堂内容。那么,您认为这和动画场景的内在关系是什么?如何能传递出来呢?
 
A:电影和动画的场景表现在现代的区别会越来越小,动画越来越趋向于电影,动画的表现和故事片电影的表现越来越接近。所以,现代动画在场景上的表现和故事片几乎没有差别。它的核心都是在特定的时间当中,某种典型的空间传递特定的力量,这就是场景在影片中的核心功能。因为电影是时空的艺术,电影要传递情感,这是电影的任务,所以动画场景必须像电影一样,负责这样的一个功能,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当中,以一种特殊的空间传递影片中特殊的情感。这也就是我刚才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也是我们经常提到的在文学作品中的一句经典的话“一切景语皆情语”,一切描写场景的都应该是传递人物情感的。从这个层面上,动画和电影几乎是无差别的。
 
Q:那它们之间的区别在哪呢?
 
A:我想是在于不同类型的动画和电影之间的区别。作为同样类型的动画和电影几乎无差别,但有些动画片的类型是电影所没有的,在那些动画片中电影是无法表现的。比如在某些空间艺术上面,因为动画的动作在空间逻辑上是无限自由的,比如艾舍尔的矛盾空间,动画是可以表现出来的,电影不能表现,动画是画出来的,绘画是自由的,而电影就无法表现,电影是需要实景来搭建,是受物理逻辑局限的。
 
Q:您研究的场景美学、剧作等,请问电影和电视的场景是否可以相互借鉴?如何借鉴?
 
A:可以。它在我们创作的原则上当然是一致的。场景创作要涵盖美学特征,符合人的视觉欣赏习惯,而且要美、要有风格。这里是几乎无差别的。差别在于电视剧是以听觉为主的艺术即听觉优先,电影是以视觉为主的艺术即视觉优先。我们在家里,不可能保持不动去看电视剧,可能要倒杯水,聊天等,所以我们在观看的时候思维是断断续续的。而电影院是一个封闭的场所,不能随便的走神,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专注地看一样东西。而且电影是简练的、浓缩的,电影的语言是靠很多其它辅助方式表现的,因为电影时间短。所以复杂的情节不能只靠台词、演员的表演,一定要通过一些“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画面力量来传递一些复杂的场面。而电视剧如果用一两个镜头画面来传递这种特殊的情感,很有可能观众是看不见的,观众可能在做饭,可能在倒水,它的视觉没有停留在电视机屏幕上。所以你的传递很有可能是无效的。因此,电视剧不能用太多的象征、隐喻、比喻、抒情等方式来表现,而电影可以适用。因为我们在做饭、倒水的时候可以听到电视的声音,了解剧情,声音是可以不间断的传递信息,所以电视剧是听觉艺术,电视剧的故事要靠声音来讲述,要说给观众,然后再用画面演一遍。电视剧是靠大量的声音的元素来讲故事,就跟我们听评书一样。所以在场景方面,电视剧要求不高,但电影的要求会很高。
 
Q:您作为老师,您在做哪些创作呢?
 
A:首先核心创作是影视剧和动画创作。我最近刚完成了一部动画片,我担任编剧,这部片子是26集的央视连续剧《武行者》,改编于著名的歌剧《图兰朵》,在故事内涵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中国元素,比如说武术、传奇,爱情也是核心的元素,正在准备播出中。其次,我正在拍摄一部电视剧,我做编剧、造型设计、电脑特效监制,名字叫《游戏之王》,讲的是几个主人公进入游戏空间后迷失自我的过程。这和我们的现实有一点契合的主题,玩家在游戏当中是完全释放自我的,因为那是一个虚拟的、不付责任的,在里面可以彰显我们人性的所有弱点,这会让我们迷失,所以有些人说游戏是精神鸦片。游戏会导致青年人很疯狂,导致犯罪,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因此这种主题应该在作品中有所展现。这当然和我的专业有所联系,对这个主题的探索应该回归现实,因为它会放大我们对欲望的要求,我们要无限的强大,我们要不停的赚金币,我们要变成游戏之王。而最终我们要用情感、用爱来唤醒,这是一个很主旋律的电视剧。
 
Q:研究生3年里应该提升哪些相关素质?3年中我们应怎么做呢?
 
A:研究生的学习显然要比本科更加的深入学习我们的相关专业理论。我一直深信一句话,一个人的深度是由他的宽度决定的。就好像喜玛朗雅山一样,它很高,因为它很宽广。你只有涉及到的领域越广泛,你在某个专业领域的见解才会越深。功夫在功夫之外,我们的专业学习要想跟别人达到不一样的高度,就要有跟别人不一样的眼光。不一样的眼光从何而来?智慧是建立在广博的知识的基础上的。往往某些专业的学习是在专业之外的,因为它会给你一个全新的对于跳出你专业的认识。我提倡对于研究生的学习甚至博士生的学习应该多涉猎专业以外的学科。因为我们学生本科就是学动画的,我们忽视了很多很重要的学科,比如说心理学、哲学、文学、美学等基础课的学习,这就会导致我们只会画画,我们对于艺术本身它到底承载什么、表现什么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要找到答案就必须去了解那些基础课。人性就是心理学,人生观价值观就是哲学,哲学就是寻找真理的,文学跟美学是所有艺术形式表现的核心。研究生,我们不能再停留在简单的技术上的学习。深入研究的是建立在基础学科之上的,否则就没有深入的方法和方向。3年中具体的规划 :研究生属于面对面教育,不能一概而论,我主张因材施教的方针,给每个学生制订具体的方案。不是说我制订一个方案,然后让每个学生来适用我。这个问题应该是等到他们入学之后,我了解他们之后,我再帮他们具体制订的。
 
Q:如何做好我们国家的低幼动画?
 
A:动画在中国广泛的受众群仍是儿童,中国的人口数字庞大,而儿童的数量相当于日本全国的人口。这个庞大的观众群是我们动画立命的基础,因此我们要为低龄儿童生产充满我们民族精神和情怀的动画片,这是我们动画人的使命。我们应该为他们付出我们所有的爱心,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能把这么庞大的观众群让给日本,让他们以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来教授我们的未来,这是一种文化侵略,成年人有抵抗这种文化侵略的免疫力,但是儿童是没有的,你给他什么他就会吸收什么,特别是低幼儿童的动画片。我们必须承载民族精神,但如何承载是一个核心问题。我们都知道要寓教于乐,教育要放在娱乐的基础上,但我们的问题是如何娱乐。动画片首先要有娱乐性,在教育当中要展现娱乐性,还是在娱乐中蕴涵教育的思想,这是我们一个主导方向的不同。我们往往讲寓教于乐,都是在教育的基础上融入进一些娱乐元素,这个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你的主导思想是教育而不是娱乐了,我们恰恰应该是动画片以娱乐优先,动画片从头到尾应该是有各种噱头、创意、点,然后在此基础上融入教育,而且教育应该是点滴渗透的,不要把那么的内容融入一个系列片中。我们教育什么也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是道德教育、法律教育还是情感教育,这又是一个问题。所以我们往往谈到的教育是应试教育、知识教育,像《蓝猫》一样,把一些物理化学常识融入进动画中,当然这也没错,但是好像让孩子看动画片好像在上课一样,这就违背了我们刚才提到的“寓教于乐”。低幼的孩子接受的不应该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教育,而应该是情感的教育。这种教育在应试教育、家庭教育中往往容易被人们忽略,因为它没有办法让我们考高分。动画要负责弥补上教育的缺失,将美德教育这些精神教育承载在一个快乐的影片当中。比如像《飞屋》,它没有教育什么,但它能让我们感受到美、温暖、亲情等,这都是美德,将这些融入到动画片,让动画片好看而又感人,没有什么说教,物理常识、化学常识,没有说屋子为什么能飞起来,这不重要,而重要的是里面传达的情感是什么,这是老少皆宜的。因为它打动的是人性,人最敏感、最脆弱的那根神经,这是我们动画在教育方面要教些什么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教情感,而非知识,知识是学校的事,而不是我们动画的事。